当前位置:首页  > 养老类型 > 机构养老
民办养老院,怎么办
作者:   来源: 广东省民政厅  2018-01-11

  5月30日上午,哈尔滨市道里区工农大街118号,鼓乐齐鸣,人头攒动,下岗职工李春华开办的第三家“春华德善老年公寓”开张了。
  1999年5月18日,李春华在自家45平方米的屋中摆下8张床开始接待老人时,根本不敢想象8年后能有这样的场面:2200平方米,160张床位,相当“气派”。在同行的眼中,李春华的养老院能办出来,是个奇迹。“民办养老院,办不好,也不好办。”他们感叹。

  正规养老院107家,床位5800张,却有近6万老人需要入住;公办养老院“供不应求”

  “550张床位没一张空的。”哈尔滨市第一社会福利院办公室主任杨德文告诉记者,每天都有不少老人前来咨询,但由于床位太紧张,已有几十位老人在排队等候了。哈尔滨市第一社会福利院占地3.9万平方米,已经形成相当的规模和较为完善的管理制度,有康复院、图书馆、理发室、健身房和室外活动场地。因为“身世显赫”,福利院长期以来广受社会关爱。去年底,哈市“我为福利院送图书”活动中,当地媒体称当天“社会各路‘捐献大军’不约而同云集”、“不到半小时,图书馆里堆满了社会各界捐献的图书”。据哈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郑铁城处长介绍,哈尔滨现有3家财政全额拨款的养老机构,床位不足1600张。全市有正规执照的养老机构为107家,总床位也只有5800张。“而全市有近6万生活不能自理和半不能自理的老年人,亟待得到社会养老机构的护理服务。公办养老机构只能起到一个引导和示范的作用。”郑铁城说,很多老人思想传统,只认公办的养老机构,现在哈市几家政府办的福利院有近百位老人在排队等候。“市里正筹备新办两所福利院,将新增床位1600张。但供不应求是显而易见的。”郑铁城认为,在国有福利院不能充分解决养老归宿的情况下,鼓励发展民间养老机构就成为大势所趋。

  入住不足六成,不达标的“黑”托老所有300—500家;民办养老院“活”得挺难

  26日下午5时,记者来到道里区光华小区一家老年公寓。公寓位于地上一层,下面是半地下室。大米粥加馒头咸菜,一间屋子里,两位老人正吃得津津有味。记者仔细观察居室的环境:20平方米左右的房屋四周摆了5张板床,窗户不大,光线较暗,屋中一张大木桌,几把椅子,除了脸盆等生活杂物外,没别的摆设。地面铺的是地砖。不知什么原因,屋子里总有股隐隐的怪味。
  看老人们吃完饭,记者和其中一位唠起嗑来。这位老人叫王德,今年80岁,在这里已经住了5年。他打开桌上一张油乎乎的大纸,上面手写着一首男女对唱歌曲:“老年公寓就是咱的家”。为迎“七一”,老人们准备自编自演。“这地很滑吧?”记者问。“滑,而且凉。”“没有老人摔过吧?”记者又问。“那倒没听说,这把老骨头,摔一下子还不全散架了。”令人担忧的是,这种养老状态是很多哈市老人的生活常态。在另一家带有潮气的半地下室的老年公寓中,三四个老人双目微闭守着一台老收音机听节目。老人们说,除了睡觉,就是听听收音机。
  据悉,由于投入不足、设施简陋、管理不善,即使是正式注册的养老机构,入住率也不足60%。另外,大量的民办机构因为居住面积、卫生防疫、管理规范等不达标,而成为“黑”托老所。据哈市老龄委统计,这个数目约为300—500家。

  缺少资金投入,没有人员保障,政策难以落实:干民办养老实在不容易

  哈市政府在去年6月15日下发了一个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民办养老机构享受到水电费与居民同价等优惠。但受现实条件制约,哈市多数民办养老机构,干得并不顺利。
  “夏季略有盈余,冬季供暖时,干脆就是一个赔。”道里区某福利院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福利院共40张床,目前仅住了20来人。虽然享受了水、电等方面的优惠,而且房子还是自己的,但养老院还是“微利经营”,冬天的包烧费让他觉得很吃力。“电视都是自己带的。”福利院里没有阅览室让闫广大老人很郁闷,他希望政府给这些仅能维持生计的养老机构更多扶持。
  “没法和公办的福利院比!人家资金投入、人员开支都有保障。”一位民办福利院经营者诉苦,“上面的优惠政策,审批起来太复杂,得一家一家跑,哪家看你不顺眼,就落实不了。”
  李春华为了筹备自己的第三家老年公寓,不得不从朋友那儿集资100万。她介绍,哈市下岗职工创业享受小额担保贷款,但只能贷到两万元,商业贷款利息高又承受不了。“养老机构属于社会福利事业,营利能力难比商业企业,应该享受低息贷款才好呀。”这几年,因经营不善,有不少民办养老机构关门歇业,坚持下来的也多是惨淡经营。记者走访的几家福利院,几乎都没有按要求设置防滑地面,走道里也没有轮椅滑道和扶手,有的老年公寓甚至没有防火设施。

  “硬杠杠”拦住了守规矩的,却拦不住图挣钱的:期待“民办公助”成出路

  2000年始,哈市开始为民间养老机构核发执照。民办养老机构需经卫生、消防、民政等部门审批合格,在民间组织管理部门登记注册后才许经营。一些之前出现的民办养老机构在规模、硬件、管理与服务等方面相距甚远,加之嫌麻烦,就一直偷着开业,成了“黑户”。“居民房,几张床,有老人,就开张。”哈市老龄委事业指导处处长战阴斌认为,很多不具备实力的人开托老所,就是图挣钱。
  “我们没有执法权,对无照经营的也无法强行取缔。”哈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对民间养老机构监管乏力的现状也很无奈。当然,也有养老机构是被一些稍显苛刻的“硬杠杠”拦在门外的。
  南岗区迦南养老院,复式二层楼,280平方米,干净敞亮,10位老人在此安享晚年。但因为达不到消防“里外两个通道”的要求,这家口碑极佳的养老院至今还是个“黑户”。“我这房子是租的,要接个外通道费用高不说,房主也不能答应。”院长汪正旺感觉很委屈。因为“无照”,他原则上不能享受相应的水电等优惠政策,只能靠街道办吃点“小灶”。日前,黑龙江省在大量调研基础上,拟订出了《加快发展民办社会福利机构的意见》,现正在各部门会签阶段。据黑龙江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介绍,《意见》加大“民办公助”的力度,让民办和公办养老机构享受同样的优惠待遇,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将实行“按床位补贴”。
 
链接交换请加QQ:100858535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成员单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声明
中国养老网是全国养老服务业领先的资讯发布传播平台 创建中国养老智库
Copyright © 2014 中国养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259号
扫一扫,关注养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