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养老产业 > 动态
田曙光:养老是个“前无古人后有来者”的朝阳产业
作者:   来源: 《走进中国》  2018-03-07

  人们常说,“养儿防老”。现如今的中国,由于早年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的独生子女和家庭成员结构的改变,再加上城市化的生活方式的逐渐确立以及我国老龄化人口比重的逐年增多,老龄化问题越来越成为政府和人们所不得不重视的问题。这就意味着,按照联合国的标准,我国已经进入严重老龄化社会。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有效应对我国人口老龄化,事关国家发展全局,事关亿万百姓福祉。要立足当着、着眼长远,加强顶层设计,完善生育、就业、养老等重大政策和制度,做到及时应对、科学应对、综合应对。此事要提上重要议事日程,“十三五”期间要抓好部署、落实。 ”
  面对当前中国老龄化的状况,有一个人从2003年开始陆续提出了养生科学“居游养老”“老城区养老基础设施改造”“养老育小”“自然疗法”“养老社区和新城镇化建设的可持续发展”等很多新的理念应对老龄化,这些理念既让人觉得耳目一新,又让人觉得中国养老工程的未来真的可期,此工程将是拉动内需的有力杠杆。他就是本文的主角——田曙光。
  每一个见到田曙光的人都不会想到,这个身着运动服和运动鞋,充满年轻态和活力的“大叔”已是年过花甲,因为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二十岁。如果你听他讲述了有关养生养老方面的独到见解,就会觉得田老师的年轻是理所应当。他说:“爱国从自身做起,保护好自己的健康就是最现实的爱国。我的信条也是本人最崇拜一句话,就是习主席讲的‘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食养食疗” 养生科学应对中国老龄化
 
  谈到饮食养生,田曙光最反对普遍观念上的“你该怎么样养生”,其实每个人的个体都是不同的,养生的方法因人而异。我国有很多的长寿村、长寿县,它们坐落在农村、山区,那里有新鲜的空气和洁净的水源,人的收入很低,没钱吃保健品和山珍海味,但是那里生活的人们却是普遍的长寿。所以田曙光提出“返璞归真才是最好的健康的养生”。一些资料的数据也显示,90%以上的百岁老人老人有着“不良的生活”习惯:抽烟、喝酒、吃肥肉。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看似违背常识的现象呢?其实很简单,中医的最高的养生境界就是“和则安”。近期国内外的医学界、研究机构人士提出很多颠覆人们眼球的观点。田曙光的看法让人觉得新奇又拍案叫绝,何尝不是呢?各种在通常看来不良的习惯,但其实存在也就必然有它存在的道理。
  田曙光一边聊着,一边给我们泡了一壶毛峰。说起茶,田老师也是很有研究。“对于女性来说,普洱可是非常不错的茶。它不仅可以刮油减脂,喝剩的残茶煮水,用来泡手泡脚还可以使肌肤美白细腻。”
  田曙光是从关注了解彭祖文化开始了解养生的,据他介绍,彭祖文化其实就是中国的养生,彭祖提出“气、食、性”养生,是彭祖将中国人从“石烹时代”带到了“烹饪时代”,将食物做熟后再食用,所以说彭祖又是厨师界的鼻祖。孔子说:“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我老彭也。”
  2003年10月26号,《参考消息》上发表了一篇名为《2020谁来管中国老年人——国未富人先老》的文章,当时的田曙光正在发改委系统工作,他看了这篇文章感到很疑惑,他想,国家难道还养不起老吗?于是,田曙光开始搜集查找这方面的资料,发现确实养不起。养不起的原因是什么呢?并不是退休金的问题。最大的问题花费点其实是老年人的疾病所带来的国家医疗财政支出。2003年底,田曙光经过自己的研究调查,撰写了一份名为《养生科学应对中国老龄化》报告,有关领导读过之后都赞赏有加。看过报告后,开始了解这个情况,田曙光的报告引起了上级的重视。很巧合的是,卫生部也做了一个调研,根据6月25号发布的结果显示:中国人的疾病83.6%是不科学饮食吃出来的。而当时田曙光所提出的那份《养生科学应对中国老龄化》的报告中,最主要一个观点就是:“科学饮食、食养食疗”,使老年人少生病、少吃药、少住院,从而为国家节省医疗财政支出。当时报道举例:广东省公务员一万一千人的体检结果也显示, 83.7%的人处于亚健康状态。田曙光认为这其实就是吃出来的富贵病,国人应该科学饮食,绝不应该暴饮暴食。那时301医院专家赵霖博士在央视等媒体动之以情呼吁国人科学饮食。“病从口入”并不完全是大人教育小孩子一样说饭前洗手不然有细菌,其实暴饮暴食本身的饮食方式就意味着“病从口入”了。
  那时多数人还没有科学饮食的观念,而现在,虽然大家开始对养生保健有所重视,但其实依然没有科学饮食的理念。“五千年前,彭祖早就提出了‘食养食疗’和‘药食同源’的观念,其实是十分科学正确的。比如说,西芹有降压的作用,西蓝花有抗癌的作用,花椒是祛湿的。将这些知识运用起来、科学饮食,本身不就防病治病了吗?干嘛还要非得等到生病了才去吃中药,那么苦那么难吃。其实合成起来都是植物的化学元素,只是人们没有想明白这个道理。”
  如今老龄办信息中心成立了一个课题组,叫作“自然疗法”推广工作小组。目的就是为大家宣传一个理念——“科学饮食,弘扬中医药”。田曙光认为,对于老百姓而言,最现实的爱国是自身的健康,将自己的健康保证好,就是最现实的爱国了。因为一个人一旦生了病,国家就需要财政支出来为这个人治病;而老人健健康康的,不但不需要用国家的钱,周围的亲属家人(有效劳动生产力)也不用为他们担心,从而也节约了工作时间。亲属在上班,每天为国家创造业绩,等到老人生病了只能回来照顾,国家和个人都会受损失。因此,田曙光提出,“用科学饮食让老人达到少生病、少吃药、少住院”,而这“三个减少”就能为国家节约大笔的财政资金,同时我们更加明确的弘扬我国的中医学传统。
  “居游养老” 养老旅游两不误 深入体验促消费
  2006年,田曙光提出了一个新的理念,叫“居游养老”。因为如今老龄化的人群在变化,不是解放前像田老师父辈这种老人了。现在老龄化的人群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批“新式老年人”。尤其是60后这批即将成为新的老年人的人群,他们有知识文化、热情活跃,是不可能待得住的。所以说,要在“居住旅游”的同时去“游医”“游学”“游景”,让他们动起来。动起来以后就能起到拉动国内消费的作用。
  那么这个理念是如何提出的呢?2006年,田曙光去考察西南的四个省和重庆市时发现,国有的省部级疗养机构的入住率达不到32%,最低的甚至只有27%。像昆明、桂林这些省会城市的养老机构都没有人去。究其原因,第一是因为养老机构的硬软件设施的老化,第二是老年人们除了国有疗养机构外没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因此,这些地方不但不盈利,财政上还得对他们进行补贴以勉强维持运转。田曙光就想到,如果我们把这些单位作为接待“居游养老”的旅行团的话,那么不但盘活了这些国有资产,减少了财政投入,还给他们增加了收入。另外,老年人还能在这些原有的疗养机构中,实现具有地方特色的例如中医养生等医疗资源的共享。
  “居游养老”的具体实行,目前还不够完善。很大程度上,现在的这批老人都属于“候鸟式养老”。所谓“候鸟式养老”,其实就是避寒。田曙光之前做过这样一个调查:在哈尔滨开往三亚有一列快车,东北的一些老年人就会在冬天来临的时候乘坐这列火车去海南避寒。他曾跟着这列车的老人,与他们进行过交流。有一对东北的老夫妻,他们的退休金收入5000多,一千多元的车票,一千多块用来租房子,二千多块用来吃饭。买菜也是等晚上闭市了挑便宜的买了第二天做饭吃。他们大概从当年十月底去到第二年三月底都待在海南,每天就是聊天晒太阳,等到清明节之前开始返回。在那里待了5个月但是基本没有什么消费(基本生活除外)。这种候鸟式养老最大的缺点在于,老人属于外地人,不享受当地医疗福利,生病没人管的,你要自费。而且他们居住的地方离市区60多公里的郊区,一旦有个紧急的病,附近连个大医院都没有。
  现在大家都在提“医养”的概念,田曙光认为,其实这不是关键,在居游养老中起码要有为老年人提供服务的医护救护措施。“居游养老”的实现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是老年人异地医疗费用的报销问题。田曙光也申请成立了课题组在讨论这个问题,这就涉及到了劳动保障部门等一系列复杂问题。国家提出了“大旅游”的政策,但是节假日的旅游是很短暂的,能带来的消费也十分有限。真正的旅游主体其实还是老年人,老年人现在是“有钱有时间而且闲不住”。就像现在这么多的老年人喜欢广场舞,也不仅仅是为了锻炼身体,其实是有情感思想的寄托在里面,它反映了老年人的社交需求。
  为什么“居游养老”要提出“游学”、“游医”这样具体的概念呢?田曙光认为,现在的老年人旅游,基本都是旅行团带着走马观花到处跑,累得不行其实什么也没有体验到。“举个例子,比如宁夏沙湖的沙疗属于地方特色,对于所有的关节性疾病都有好处。如果老人有关节性疾病到宁夏沙湖去,在那里一个夏天做一下沙疗身体就可以康复。这样既不用花国家的钱,也不需要花医药费,只是在沙子里泡就可以实现。这样的例子太多了,黔西南等地的苗医、西藏的藏医等,都可以将他们利用起来,而且这一部分的医疗费用都是很低的。”
  “我们现在在做的,就是将政府提出的政策、号召细化、落实到养老项目中去。现在的城镇化建设碰到的问题就是,老百姓不想走,他们所依托的土地一次性卖完后就没有了依靠。我们做养老工作的,把总理讲话精神融到老龄社区和新城镇化共建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当中去,那老百姓乐意去做了。比如,在靠近城市周边的地方将三四个村合并为一个村,利用村子中的宅基地将人群集中,形成城镇并将老年人融入进去,伴随着针对老年人配套的医疗服务体系也会建立,农民在医疗资源上也受益。农民根据不同的学历、技能、年龄也可以将他们安排到养老机构中去,甚至60岁以上的老人,一边住在养老机构,一边也可以实现创收。原来种的地也可以进行土壤改良,做绿色农业、观光农业等。老人们也乐意去喂猪、喂鸡、喂羊、种菜,这样就可以产生一个良性循环,城镇化建设农民就会有积极性了。”
 
  “养老育小” 老龄产业商机多
 
  说到养老政策,田曙光觉得其实老人也想去养老机构,但是目前养老机构的条件满足不了老人的需要。中国的养老政策其实是最好的,只是没有细化落实。像“六个老有”:“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学”“老有所医”“老有所乐”“老有所为”。如果能将这“六个老有”融入到一个养老机构中去,那不是国际上最好的养老机构吗?田曙光希望以后策划建造的养老机构可以符合这“六个老有”。虽不能算得上普惠制,起码用于市场化养老、社会化养老让老人中有能力的、一部分有条件的人入住到这里面去。这部分人拿着钱想消费,只是缺少能让他满意的养老机构入住,是供给侧的问题,老人不需要的过剩,需要的没有。儿女送过去别人也会被说不孝,如果达到了条件,子女也会乐意将父母送过去而感觉自豪。养老就要集约化、科学化、规范化、人性化,这样才能经久不衰,可持续发展。
  还有,很多老年人不愿意入住养老机构,是因为他们还担任了看护孙辈的任务。这其实给很多的开发商和投资人也提供了一个盈利的机会,所以田曙光还提出了“养老育小”。在城市,选好的学校不容易,爷爷奶奶接送孩子的安全性便捷性也不乐观,接送孩子堵塞道路的情况各个地方都是。如果设置了“养老育小”的机构,将义务教育在养老机构的大的生态社区里面完成,老人们一边养老,还可以一边照看孩子,那么就不是建一个小小养老院的问题。要想细化执行落实中央的有关指示精神,就必须形成规模化、集约化的养老生态群,科学化、规范化、人性化地去开拓建设和服务。
  而老年人的“老来伴”问题,也是很关键的问题。有一个叫做桃园养老机构,里面老年人的婚配率达到36%还多,申请入住都排到五年后,这是相当高的一个比例。中医讲人的养生有三:“气、食、性”,所谓的性就是阴阳平衡。“老来伴”可以互相依托互相照应,老人的生活也会更加愉悦。而独身的老人不论男女都容易得病,也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失去了平衡。真正地将养生学的方方面面都实用到养老机构当中,老人会少得病,同时养老机构的护理工作相应地减轻了。
  “现在是想将‘大旅游’‘ 城镇化’‘ 养老育小’融合到一起去做老龄产业。老龄产业是一个大概念,并不只是养老院,它所涵盖的很多,养老机构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包括老年用品、老年服装、等等都属于老龄产业。其中‘养老育小’这一块的消费是最大的,一个家庭中至少六个人在供一个孩子上学。”而贯彻“六个老有”到养老机构,是促进稳定拉动内需的最好杠杆。
  “现在愿意投资涉足养老产业的企业和开发商很多,但是问题出在哪里呢?”田曙光觉得很多人讲不清也说不透投资回报的赢利点在哪里,很多企业碰到这种问题就打了退堂鼓了。大家都觉得养老不赚钱,是因为现在的盈利模式太单一,只在老年人交的养老费用上谋利润,这个盈利点其实只能逐年亏损形成恶性循环。而如果开发利用得好,以系统的视角来做老龄产业,它就是拉动内需的杠杆,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朝阳产业。”
  “我这十几年来研究老龄化问题,就是06年总结出的养老工作宗旨就是立足于:‘为政府分忧,为社会尽责,为儿女尽孝’。最后我借贵刊呈请有远见的企业家响应习主席和李总理提出的指示加入到老龄产业发展中来,让各种资本轰轰烈烈地投入到为老人服务中来,因为每个人都会老。”
 
链接交换请加QQ:100858535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成员单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声明
中国养老网是全国养老服务业领先的资讯发布传播平台 创建中国养老智库
Copyright © 2014 中国养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259号
扫一扫,关注养老网